李世民:人生在世,媚俗之人不可深交

li李 2022/10/24 檢舉 我要評論

人生在世,媚俗之人不可深交。

因為當一個人愿意為了功名富貴而輕易低頭的時候,他往往會在關鍵時刻,為了功名富貴同樣做出違反底線的事件。

所以在生活中,很多人都經歷過這樣一種現象,就是當你站在高位時捧你捧得最厲害的,和你在低位時踩你踩得最狠的,往往是同一類人,就是因為他們并不存在所謂的底線,一切都是唯利益是圖。

古人說: 能媚我者,必能害我,宜加意防之;肯規予者,必肯助予,宜傾心聽之。

這句話意思就是:能討好我的人,也一定能加害我,所以應當留心防范;肯規勸我的人,也一定能幫助我,所以應當誠心信任。

在春秋時期,晉國有一個大夫叫文子,有一段時間流亡在外,就遇到了需要投奔誰的問題。

有一天,當他經過一個小縣城時,當時跟著他的一個下人就說:「這個縣城里面有一個人,曾經是你的朋友,你為何不在他的家中休息一下,順便等待后面的車輛呢?」

文子就說:「我曾經喜歡音樂,這個人就給我送來了鳴琴,我喜歡佩玉,這個人就給我送來了玉環,他這樣迎合我的愛好,無非是為了得到我對他的好感,但是我現在又怕他會出賣我以求得別人的好感。」

于是,文子沒有多做停留,便快速起身離開了,結果不出他所料,那個人扣留了文子后面的兩車人馬,并把他們獻給了文子的敵人。

世間有太多這樣的人,他們擅長的伎倆就是以阿諛奉承為手段,以糖衣炮彈為武器,為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,在他們阿諛奉承的攻擊之下,很多人往往沒有辨別能力,在他們的糖衣炮彈之中失去招架之勢。

而他們這樣做的最終目的,也只是為了從那些被奉承的人身上得到回報,一旦取得了他們的信任或者依仗他們的便利之處達到目的之后,也就是羽翼豐滿起來,這時必然會翻臉不認人。

甚至當你對他們有可以利用的機會時,他們就樂于奉承,當你一旦出現變故,失去可以借助的條件時,他們立馬會暴露出來原本的嘴臉,這些狀態都是小人專屬的特性。

我們要做的不是一味去抱怨人性的自私與殘忍,而是學會辨別君子與小人的作風,以防止被糖衣炮彈所迷惑,以恰當的姿態保全自身,這才是與人相處的智慧。

一個人在順境得意的時候肯依附于你,去奉承于你的,未必能夠給你帶來正面的意義和價值,反而是那些愿意以嚴厲措辭提醒或指責的,更值得傾聽與深交。

因為對于這種人來說,他們的出發點就是以善良為做人根本,在關鍵時刻凡事考慮的都是為人處世的道義,也正是因為他們懂得守底線,所以不會選擇媚俗,常常直言相勸。

而媚俗之人則完全相反,他們心中只有利害而沒有原則,會在任何關鍵情況下為了利益而做出妥協之事。

唐朝前期的魏征和后期的李林甫兩個人,就是這種案例的正反兩個極端。

唐太宗李世民是唐朝第二任皇帝,他開創了歷史上的「貞觀之治」,也是最為人稱道的盛世。

而凡事都講究天時地利人和,當時之所以有這一盛舉,除了受益于其它多項原因之外,還與一個重要的因素有關,那就是唐太宗「廣開言路」的政策。

一個圣明的君主,遇到一個敢于直言進諫的名臣魏征,可謂是「天作之合」。

魏征進言的時候,很少顧及君王的情緒,有的時候即便把李世民說得有些生氣,也沒有收斂之意。

正是這樣一個敢于直言的忠臣,才為當時的大唐發展,規避了很多可能存在的障礙根源,也正是李世民「廣開言路」的智慧政策,才給了大唐快速發展的機會。

而反觀唐朝末期的「奸相」李林甫卻剛好相反,李林甫本身雖有才能,但是心胸狹隘性情卑劣,容不得一絲一毫比自己有才能的人存在,處處排斥可能會對自己產生威脅的能臣名將。

更重要的,他極盡奉承阿諛之言,千方百計地蠱惑唐玄宗,目的就是為了保全自己的身份名位,以保證自己受到重用。

而這種閉塞視聽,使言路斷絕的行為,也是導致唐玄宗一味沉溺于酒色溫柔鄉之中的根本原因,也成了唐朝由此逐漸走向衰敗的一大原因。

而在輕信讒言這個問題之中,除了小人擅長阿諛奉承的問題之外,更在于當事人不懂得明辨是非所造成的后果。

就像唐玄宗一樣,之所以有唐朝的衰敗,除了李林甫本身的奸詐卑劣,其實更源自于唐玄宗的昏昧無知,不懂得辨別是非的后果。

李世民曾說: 「人欲自見其形,必資明鏡;君欲自知其過,必待忠臣」,但是唐玄宗卻沒有明白曾祖父李世民的這一忠告,沒有善待忠臣,反而被奸邪之人蠱惑。

而反觀生活,有多少人也是犯了同樣的錯誤,當自己聽到一些花言巧語之外,就忽略了自己應該具備的防備之心,最終在小人糖衣炮彈的攻勢之下,毫無招架之力,給小人留下了可乘之機,遭受了甜言蜜語的傷害。

所以人生多一些防備之心,就是提防小人的奉承讒言,讓自己多一些明辨是非的清醒能力,以此規避掉人生可能留下的禍患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