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毛:許多人一生只活一次,但我活了「許多次」不同的人生

珮珊 2022/08/27 檢舉 我要評論

用最真誠的文字,傾聽心底的聲音,做内心强大的自己。我是珮珊,陪你一起閲書、閱心、閱塵世的小編。

 跟著荷西是一天當兩天活

寫信者:三毛  讀信人:黃璐

爹爹,姆媽:

天下的事全是上天的安排,也全在一念之間。我怎麼會知道這一次我再回西班牙來,是冥冥中的引導,叫我回來遇見我七年前的朋友。七年前的荷西還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,每天放學了就去宿舍看我,當時我們常常出去瘋,每個星期天早晨都去「海盜市場」買鳥的羽毛,大街小巷玩得像瘋子一樣高興。后來我交朋友了,他仍在找我。現在六年分開,再見他已是完完全全的成人了,學了特別的潛水技術,又念了海洋學院。

我跟他要結婚的決定是在他,不在我,他一直對我說,從小他的夢想就是娶Eile做太太,這種想法過去 Claudio和他哥哥Mnurijio都有過,但是他們變了,只有荷西堅持不變,希望有一天他的夢想能成真。他是一個外表沉靜而內心如野馬似的孩子,跟我十分合得來, 我們是自由自在的,婚后也不會過正常日子......

爹爹,姆媽,你們不要為我的前途擔憂,我是自由的,我會過得很好,荷西對我的愛護夠我滿意了,我們再不好也不過是分手而已, 但看情形不會。我個性變了很多,將來的事不去愁煩,所以你們也不要煩。荷西去潛水,給他去潛 ,如果出事了,人生也不過如此,早晚都得去的,也用不著太傷心。

在此我的朋友很多,大家都對我好,我們這條街上的鄰居如何地好,比合江街時鄰居還好,所以我很受疼愛,精神上不覺孤獨。爹爹,姆媽,我早點弄文件,文件來了我去葡萄牙使館申請西班牙文未婚證明,我換了護照馬上可以回來,或等有了孩子回來住,荷西要孩子,他一再叫我快弄文件,我對這張護照倒是很感興趣,我太愛西班牙了。

注:Eile是三毛的西班牙名字

選自 《我的靈魂騎在紙背上》。

01

上天的安排,全在一念之間

「刻意去找的東西,往往是找不到的。天下萬物的來和去,都有他的時間。」(三毛)兜兜轉轉, 若不是命中注定的安排,大概很難去解釋這千山萬水的重逢。

在三毛眼里,「浪漫」兩個字都是三點水邊,是有波浪的東西。而迷戀大海的荷西,心納百川,揣著一顆念念不忘的癡心,渴念與三毛奔赴細水長流的日子。

「我早已知道他是一個愛海洋的人, 終日徜徉在海洋的壯闊中,這個男子必定不凡。」初識三毛時,荷西只有十六歲,竟一臉認真地表白:

Echo(三毛),你等我六年,我有四年大學要念,還有兩年兵役要服,六年一過,我就娶你,……我一生的想望就是有一個很小的公寓,里面有一個像你這樣的太太,然后我去賺錢養活你,這是我一生最幸福的夢想。

斗轉星移,少年荷西已是美髯英俊,雖時隔多年,這期間三毛去了德國、美國,然后回家鄉, 可他想與三毛結婚的心思從未撼動。

02

婚后自由自在,天涯海角都可去

從繁華一夢的馬德里輾轉至荒煙野蔓的非洲, 靜默的荒漠他鄉與溫馨的台灣之家,在地理上構成了足夠距離的遙望,三毛不免流露白云孤飛之情。

她在家書里寫道:「特別地想家,以后會習慣的。荷西那麼愛我,我沒有遺憾了。」

三毛還在信里還頗為榮耀地分享著——「爹爹,姆媽, 我是中華歷史上有紀錄以來第一個女性踏上撒哈拉沙漠的土地。」

馳騁在萬頃沙海,將生命交給了這陌生的世界,忽而危塔孤聳,忽而城郭連亙,忽而縹緲虛無,再而返虛入渾……甚至還遇見騎駱駝的人,踽踽獨行。

「天涯海角都可去,倒不是為荷西,而是生性喜歡在異鄉, 況且我做荷西的妻子,也是誠意的,我并不喜歡有太重的社會負擔,就是說,我現在最看重的是心靈的自由。」

抵達撒哈拉沙漠三個月后,三毛與荷西正式辦了結婚手續。

書信里的三毛似乎放下了心防,真實得不屑矯飾。原來,愛情可以這樣簡單、純真……

物質上的捉襟見肘從未抱怨, 她只望自己窮窮的但快快樂樂就是,只求精神上富足而沉潛。

03

世上無雙,至死愛他

在父親眼里三毛很愛寫信,倚馬可待,她會事無巨細地分享著生活,匯報荷西的擔當,甚至小到日常吃的一塊肉……無所不談。

每段故事的開始,總是羨煞旁人, 悲愴未知的卻是天意。

荷西潛水時出了意外, 無奈與信里的擔憂竟一語成讖。

淚水滂沱了三毛的面頰。「曾經滄海,除卻巫山,他的死,成全了我們永生的愛情,親情,贊賞。我哭他,是我不夠豁達……」

荷西離去的兩個六年之后,與生死博弈的三毛,放棄了「達觀樂天」的信條。「一個拒絕成長的生命流浪者, 為了抵抗時間的凌遲,自行了斷,向時間老人提出了最后的抗議。 」(白先勇)

或許,三毛選擇了乘飛馬, 她掙脫人間的引力與浩蕩的塵埃,逃逸到了遠方,去探索屬于自己嶄新的浩瀚星河。

愿你我,活得通透,舒展自己的生命,輕盈自己的靈魂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!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