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谷子:爲人處世的「法則」,真正有城府的人,悟的越深,地位越穩

珮珊 2022/09/02 檢舉 我要評論

有人覺得「混亂是上升的階梯」,書君覺得不夠貼切,「混沌才是上升的階梯」。

名嘴儲殷分享過一段自己的職場不幸遭遇:單位里評職稱,按理說他十拿九穩,無論是資歷還是能力,自己的條件相當好。七個人里淘汰一個,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應該是墊底的那一個。正當他覺得自己穩操勝算,準備請客吃飯時。結果第一輪就被淘汰了,領導打來了電話:

「小儲啊,你還是要正確對待。你還年輕,還要忍耐。」言外之意是,對不起,你被淘汰了。

職場殘酷的地方,不在于你被淘汰了,而在于你可能永遠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被淘汰。

儲殷回憶道:有人想告訴自己,到底是誰沒投他的票?他看似豁達地說了一句「算了」。

他很聰明,因為他落選可能不是偶然,他是看清了「看不清」的事物。

領導們的選擇,堪稱藝術。

劉醒龍筆下的王副館長想被扶正,恰巧領導的女兒想進入文化館工作。為了討好領導,又為了顯得公平公正,王副館長決定搞一次社會招聘。

只要暗中要求評委選擇領導的女兒就行,一切便合情合理了。

原本事情已經塵埃落定,結果出現了點變故,領導的女兒反悔又不想參加招聘了。這就意味著,這場戲的主角跳票了。不過,并不能難倒王副館長,他經過片刻思索便想出了方法,要求評委給參加面試的人打分時,全部打一樣的分數。于是便可以堂而皇之地宣布:

「各位參與招聘的選手都太優秀了,均分一致,不分伯仲,所以本次招聘結果作廢」。

有時候,有些結果其實從一開始就注定了。有些老實人作為棋子,像個傻帽一樣任人擺弄。

對,曾幾何時,書君也當過這個傻帽。當傻帽最悲哀的,不是不知道自己是個傻帽,而是覺得一切都公平公正。

說起來,這事兒過去20多年了。那一年,我去某單位面試。我的條件確實不是最好的那個,自然也不是最差的那個。先是筆試,接著是面試。猶記得一個戴著眼鏡的禿頂男人搖著扇子問我:「你在本地有關系嗎」?

這句話的言外之意,我是十年后才明白的,其實他是在問:你是誰介紹來的,你的關系是誰?

天真爛漫的書君說:「關系都是人搞出來的」。時至今日,我一想到這句話就臉紅,實在是太單純的。那時候我雖然年紀小,但是從對方的表現上看我已經知道結果沒戲了。

你以為故事就這麼結束了嗎?并沒有。

一個星期后的某個早晨,我居然又接到了邀請復試的電話。一陣欣喜,自覺有戲。面試當天,精神抖擻地去復試了。等待,填資料,復試,按流程走著。最后,那個禿頂男人繼續搖著扇子說:回去等通知。

請聽題:你覺得我等到通知了嗎?

這件事其實是小事,20年后,我才恍然大悟,當年那個天真爛漫的書君不知道幫誰陪跑了一次又一次。再一想,原來我是職場界的陪跑運動員啊。

人生的黑色幽默就是這樣,當你掉進坑里時并沒有知覺,多年后的某一個瞬間突然猛然覺醒,一拍大腿頓悟了,自己當了回傻帽。

那股鉆心地疼沒有了,卻在心里留下了一塊傷疤。

以上三個事例都有一個共性:看不見的決定了看得見的,背后仿佛一直有一雙手在遙控著。眾所周知,書君是個研究鬼谷子智慧的民間手藝人,這句話用鬼谷子的表述就是「謀于陰,成于陽」。能看見的是你能看見的,至于看不見的你永遠看不見。

真正深刻的語言總是能夠簡練地表達本質。比如,「無中生有」是領導們慣用的伎倆,所謂權力,實質就是在說不清的情況下,由誰拍板決策的問題。這句話里有兩個關鍵詞「看不清」和「拍板決策」,前者是手腕,后者是目的。也就是說「看不清」是為「拍板決策」服務的,這就是權力從無生有的運行過程。

相信有道友會問了,做人就不能敞亮點,為啥總要藏著掖著。究其原因有三:

其一,是領導的意圖,樹立自己的權威。古人講得「無為」、「垂拱」的目的就是為了樹立領導的權威。一個人能成為領導,自然早就修煉成了人精,定然不會輕易地表達內心的真實意愿。一方面是為了自保,話說得太明白,就多了一份責任和風險。領導們深諳有些話不能說,只能做,一旦道破就破功了,就失去了操作的空間。另一方面在于權威,俗話說「距離產生美」,其實權力的塑造也需要神秘感。如果領導的行為被人一眼看穿,自然就透支了自己的權威。

其二,是領導的手段,是為了運行權術。鬼谷子講「制人而不制于人,制人者握權也」,在職場博弈中,領導如果把方略制定得太過清晰,就失去了話語權和裁判權,最終失去了控制權與主動權。例如,選拔人才時,如果全部是筆試,而且筆試的內容全是客觀選擇題,那麼領導就無法根據自己的意愿進行操作。所以,一定要在筆試中加入主觀題。所謂的主觀題就類似于作文,沒有標準答案。對不對,行不行領導自己說的算。同時還會增加更為主觀的面試環節,一個人面試得好不好,用不用,話語權便掌握在了領導自己手里。

其三,是領導的目的,是為了歸攏權柄。通過權力的運行,領導可以利用「說不清」的方法,在關鍵的崗位上安排自己人。這些人的能力和品行可能是不合格的,可能關系和信任才是第一標準,但是這些人只要通過領導運作就可以通過正規流程,堂而皇之的被選拔和任用。在人事選拔和人事任用的過程中,領導者便實現了集權。是的,權力的運行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樣,真正的領導永遠會利用權力的藝術,在「看不清」的過程中,運用自己的權力,無聲無息的實現集權。權力,往往隱藏在模糊不清的混沌中。

權力的運行無關于正義、邪惡、善良、陰險,正如那江河湖海,人們總是希望它能清澈見底。可是領導者修行的卻是「高山仰之不可極,深淵度之不可測」的城府。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江湖有江湖的規矩,江湖永遠是渾濁不清的。只要你還活在這人世間,有一息尚存,那你就永遠看不清水至清的那一天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