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孫子兵法》:庸者謀事,智者謀局

li李 2022/11/01 檢舉 我要評論

《孫子兵法》講:「庸者謀事,智者謀局。」

庸者只會把目光定格在一件事上,在他們眼中世界是孤立的、片面的、靜止的。

智者卻能把單個的事件加上時間、空間的維度,全面系統地思考問題。

不謀一世者,不足謀一時;不謀全域者,不足謀一域。

一個人想要成事,先看見識與格局。

謀事者謀一時,謀局者謀一世。

高手下棋,走一步,看三步。

新手下棋,走一步,看一步。

看得遠,走得遠,看不遠,自然也很難走遠。

人生就像下棋,不要只在意眼前,凡事都往後多看兩步,才能走得更遠。

秦朝末年,劉邦率先攻入鹹陽。

百官將領都跑去宮殿,爭搶美女財貨。

只有蕭何跑去接收帝國的戶籍、地圖、律令。

後來劉邦與項羽爭天下,正是憑藉這些典籍,掌握了天下形勢。

劉邦建立漢朝之後,論功行賞。

他把手下的將軍都比作獵犬,獨獨把蕭何比作獵人。

獵犬再優秀也離不開獵人的指揮,蕭何因此成為大漢立國的第一功臣。

古人說:凡辦大事,以識為主,以才為輔。

真正做大事的人,才華只是輔助,見識和格局才是首要的。

見識超絕的人,往往比別人看得更遠,成就也比別人更高。

戰國時期,七國爭雄。

秦國庶子子楚在趙國當人質,很不得意。

當然沒有人願意理會這樣一個質子,只有呂不韋用心結交,認為子楚「奇貨可居」。

當時安國君沒有嫡子,將來子楚有登上王位的可能。

呂不韋花錢在秦國遊說,說動華陽夫人,立子楚為太子。

後來,子楚回國,很快成為秦王。

呂不韋也成為秦國宰相,封為文信侯,洛陽食邑十萬戶。

從一個賤商逆襲為秦國貴族。

古人說:「明者遠見于未萌,智者避危于無形。」

真正的智者,在事情沒有顯露的時候,就已經看出了它的未來。

進,可以用最小的付出獲得豐厚的回報;退,則可以預知危險,躲避災禍。

無論做什麼事,不要只是想著眼前,凡事都看得遠一些,一個人才能真正發現機會和禍患。

謀事者爭一域,謀局者爭全域。

《百喻經》裡有個故事叫:盲人摸象。

四個盲人去摸一頭大象。

第一個摸到了牙齒,第二個摸到了鼻子,第三個摸到了象腿,第四個摸到了身體。

摸到牙齒的說大象是玉石,摸到鼻子的認為大象是水管,摸到腿的認為大象是樹,摸到身體的認為大象是牆。

四個人各執一詞,互不相讓,旁邊的人看到之後都感到好笑。

一葉障目,不見泰山。

很多時候,我們就是那個摸象的盲人,因為視野的局限,而不能看到事情的全貌。

在認知上有了盲點,行動上也就有了偏差。

做事,在小的細節上固然要認真,但是更重要的是大局上的把握。

清末太平天國愈演愈烈,曾國藩奉命平叛,組織安慶會戰。

當時朝廷卻催促曾國藩不要盯著安慶打,讓他先保全蘇州、杭州這些財稅之地。

朝廷一心盯著財稅,卻忘記了安慶才是太平天國的命脈。

安慶是太平天國的西線屏障和糧源要地,拿下安慶,湘軍就能乘勝東下,直逼南京。

就像下棋一樣,安慶就是棋眼,只要拿下棋眼,整盤棋才能活。

曾國藩的戰略是站在全域角度出發,朝廷卻一直盯著一城一地的得失。

這就是格局上的差距。

後來戰局也確實如曾國藩預料的那樣,湘軍拿下安慶之後,節節勝利,直逼南京。

以至于太平天國總理人洪仁軒也感歎,丟了安慶之後,基本失去了翻盤的機會。

古人說:「欲做大事,先明大局。」

很多時候,真正能成大事的人,不是細節主義者,而是大局觀之人。

統籌全域,才能知道什麼應該舍,什麼應該爭。

過分注重一點,反而容易成為阻礙。

謀大事者必布大局。

對于人生這盤棋來說,我們首先要學習的不是技巧,而是佈局。

只有這樣才不至于迷失在細節裡。

站在足夠高的視角去審視自己,才能更好地規劃人生。

謀事者看表像,謀局者看本質。

《教父》裡有一句臺詞:

「在一秒鐘內看到本質的人和花半輩子也看不清一件事本質的人,命運是不一樣的。」

無論是謀一世,還是謀全域,都需要擁有看清本質的能力。

撥開迷霧,直達要害,才是一個謀局者真正的本領。

清末鹹豐年間,朝廷任命胡林翼擔任湖北巡撫,官文擔任湖廣總督。

二者政務互有交叉,經常發生衝突。

胡林翼收集官文的罪狀,想要參他一本。

但是有個幕僚卻制止了他。

幕僚說,朝廷不放心胡林翼主政一方,才讓官文這個滿人來監督牽制。

表面是督撫爭權,本質則是朝廷對胡林翼有戒心。

如果攻擊官文,一定會讓朝廷反感。

看清這一點,胡林翼開始和官文搞好關係。

官文不用操心政務,每日玩耍也樂在其中。

湖北在胡林翼都治理下蒸蒸日上,為前線的曾國藩提供了一個穩定的後方,可謂功不可沒。

而這個一眼看穿朝廷用意的幕僚,就是後來主政中樞的「救時宰相」閻敬銘。

智慧是一種能力,一種穿透現象直抵本質的能力。

凡事不要流于表面,直達核心才能發現本質所在。

只有這樣,才能高效而徹底地解決問題。

明代有個人叫萬三,是嘉定有名的富豪。

有個街坊從京城歸來,萬三問他京城見聞。

街坊告訴他朱元璋最近寫了首詩:

百僚未起朕先起,百僚已睡朕未睡,

不如江南富足翁,日高丈五猶披被。

別人都誇讚皇帝勤勉,但是萬三聽完,認為皇帝對富戶的怨念太深,可能會對富豪不利。

于是抓緊變賣家產,買了一艘船去外地避難。

不出兩年,江南的富戶就被抓走,只有萬三得以倖免。

叔本華說:「一個明智的人不會被表像欺騙,他甚至預見到事情將會往哪個方向變化。」

一個人如果看不清本質,就像是在泡沫上行走。

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陷落。

擦亮自己的雙眼,看清本相,才能預見未來,規避禍患。

事物的答案永遠比問題要高一個維度。

思考任何事物都不能「就事論事」。

這個層次的問題,只能通過更高層次的思考來解決。

所以真正謀局的人,都懂得如何「升維」。

穿透事物的表像,再加上時間和空間的維度,一個人才能在複雜的世界中,看到未來的光明。

用戶評論